各國的稅賦系統不同,但大多數國家都有三大缺陷

 

其一為錯失機會;房價快速上漲,為大城市屋主帶來大量意外之財。這是明顯的政府收入來源,但在富有國家,地產稅卻只佔政府總收入的6%明顯偏低。

 

另一個缺陷則是,稅賦有時不利於政府的其他優先目標。富有國家貧富不均的程度為半世紀以來最高,但在這段期間裡,大多數國家卻靠向累退稅和社會安全稅,卻遠離累進稅。

 

此外,稅賦系統也沒能跟上科技變革。智財權重要性上升,蘋果、亞馬遜等科技巨人,將無形資本放在愛爾蘭等避稅天堂,在其他地方繳交的稅實在太少。

 

根本性的稅制改革,可以刺激成長、讓社會更加公平。良好稅制系統的設計原則亦十分明確:稅賦應瞄準經濟租,保護誘因,且難以規避。

 

各國應當提高不動產和遺產稅──雖然它不受歡迎,但相當有效率。

 

針對其他形式的資本課稅,可能會影響投資,但資本在富有國家GDP的佔比上升,代表企業抽取經濟租的能力增強。只要將投資排除在外,針對資本課稅就能瞄準這些經濟租,又不致破壞誘因。

 

要避免企業轉移利潤,政府應將焦點放在投資人。

 

勞動市場的收入不均擴大之際,應針對最低收入者課徵低或負所得稅率,亦即取消累退所得稅,改以未充分利用的消費稅取代。消費稅同屬累退稅,但效率高上許多。

 

亞當斯密表示,稅賦應當有效率、正確、便利又公平,今日的稅務政策卻完全不符此標準。重寫稅制代表政治人物得說服心存懷疑的選民,並對抗貪婪的特殊利益團體;這非常困難,但回報絕對值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凱文 的頭像
凱文

凱文的異想世界

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